卡拉OK 拉近彼此距離

互助加聯誼 功能特殊

美國羅格斯大學副教授和專利信息專家吳康妮是新澤西州華人社區的活躍人士,長期擔任華光文化協會會長,對新州華人卡拉OK團體瞭如指掌。她指出,新州比較活躍、知名的卡拉OK團體,包括花腔俱樂部、瀟灑、同一首歌、知音、金音及群心卡拉OK等大大小小二、三十個團體,開始時以來自台灣的華人為主,後來發展到兩岸三地遍地開花,成功舉辦過很多活動,如卡拉OK大賽等。

吳康妮參加的卡拉OK俱樂部約有20個家庭,每月聚會一次,每個家庭輪流作東,由於每月一輪,20個家庭要輪候20個月,壓力不算大。為免人太多不好掌握,俱樂部限定不超過20個家庭,除非有會員退出才增補,新會員加入要有兩名會員推薦。俱樂部輪流選會長,每年一屆,會長負責安排聚會及菜譜,每人事前自報菜式,諸如雞鴨魚肉四季時蔬各有千秋,若有雷同會長從中協調。
吳康妮說,聚會時通常是主人準備湯水、甜點及水果、煮咖啡等,各個家庭自備一道拿手菜,每次大家都施展渾身解數,希望展現最好廚藝。當天的卡拉OK派對,除了餐敘、唱歌,還打麻將、談天說地等。這種聚會形式受到大家喜愛,既大飽耳福、眼福,還有口福等,而且俱樂部就像一個大家庭,大家不分職業、階級、族裔、宗教信仰和政治背景,彼此交流購物經、兒女經等。

會員們還分擔成員的喜怒哀樂,無論兒女婚嫁、生病住院等,大家同歡樂,共患難,一人有難,各家相助。吳康妮認為,人在海外生活,需要友情
愛情和精神力量支持。這種由卡拉OK俱樂部延伸出來的互助會形式,在華人移民中發揮無可取代的功能。

透過卡拉OK婚友聯誼眾所周知,但變成月老牽線結良緣的個案並不多。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與丁英郎才女貌,天生一對璧人,便是因卡拉OK結緣。王軍濤在中國大陸就喜歡唱歌,在哥大攻讀博士學位時,為了消除功課壓力,周末常常到校區附近的同學家中唱卡拉OK,有次就在這個場合認識丁英,那晚他瀟灑唱一曲,沒想到後來贏得美人歸。

王軍濤經歷過1989年「六四」事件「血與火的洗禮」,性格接近燕趙悲歌之士,心境跟一般的大陸留學生不一樣,愛唱《血染的風采》、《歷史的傷口》及《我的中國心》等,往往唱得熱血沸騰,激情澎湃。

他說,歲月如歌,他唱的歌大多與經歷有關。一如當年上山下鄉知識青年唱的「知青歌」,「火紅年代」歷歷在目。所謂物與類聚,他與一群比較接近的朋友語言有交集,唱歌有共鳴;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有時「吼」一首陝北民歌,黃土高原風情宛如眼前。

王軍濤最難忘的一次卡拉OK,是新州華光文化協會會長吳康妮為慶祝他取得哥大博士學位,在自宅為他舉行盛大派對。吳康妮是打入美國高等學府的學者,但對像王軍濤這樣有「六四」背景的流亡人士充滿同情,這種友情更顯珍貴難得 。

王軍濤常笑稱太太有小資情調,唱的大多是靡靡之音。丁英說,來美十多年,與過去在中國大陸生活時20多歲的心態大不一樣,以前覺得卡拉OK很好玩,來美後忙於攻讀學位和工作,婚後做了「三子」(房子、車子、女兒)的奴隸,心態明顯改變,不再有以前那種無憂無慮的心境,也找不回那種熟悉的感覺了!

不過,她說人有時候的確需要別的東西調劑一下緊張的生活,舒緩壓力,來美後她參加卡拉OK次數不多,沒想到卻在朋友家認識丈夫,也許是姻緣前定,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要珍惜今朝 盼望以後

經濟大環境也影響到卡拉OK興衰和唱者心情。畢業於北京大學、現在紐約華爾街某著名銀行從事金融工作的江延松,兩年前對卡拉OK一度非常熱中,甚至「一時衝動」購買了全套音響設備,朋友們都誇他唱得好。

江延松說也許是山東人的關係,中國流行歌手劉歡的演唱有一種豪邁奔放、燃燒自我的感覺,他最喜歡唱劉歡的《好漢子》和一些抒情歌曲。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江延松已將卡拉OK設備束之高閣。一來是他住在新澤西州普林斯頓,每天要花三、四小時往返紐約華爾街上班;二來是周圍朋友都受到經濟不景氣影響,唱歌心情由濃轉淡,他擔心卡拉OK會逐漸式微。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